当前位置:了几十搞笑血胆玛瑙杯
血胆玛瑙杯
2022-08-25

1. 不速之客

1929年10月的一天,沈阳的天气特别冷,呼啸的北风整整刮了一天,北市场贺家大院那棵老杨树,早晨还是枝繁叶茂,傍晚就只剩下光秃秃的枝条了。

贺连胜吩咐佣人沏上一壶茉莉花茶,一个人坐在椅子上一边品茶一边查看各大商号送来的账本,这是他一天最重要的工作。贺家是关东首富,生意做的很大,钱庄、百货商场、丝绸纺织厂……遍布全东北,就连山海关内的北京、天津也有贺家的分号。

就在这时,中院突然传来看门人马富顺的吆喝声:“出去,出去!你个要饭花子,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!贺家大院也是你随便往里闯的么?”

贺家大院分外院、中院和内院三层,外人来访先进外院,经看门人通报主人后,才能进入中院,显然,这位不速之客没得到允许,就擅自闯进了中院。还没等贺连胜弄清楚发生了什么事,一个身穿破旧长衫,腰里扎着一根麻绳的中年男子,踉踉跄跄地走了进来。一股刺鼻的酸臭气味迎面扑来,贺连胜连忙用衣袖捂住鼻子,非常威严地咳嗽了一声问道:“什么人?”

看大门的佣人马富顺紧跟着也跑了进来,他一把扯住中年男子的长衫说:“老爷,这个疯子啥话也不说,就愣头愣脑往里闯,我拦都拦不住……”

来人大约五十多岁,面黄肌瘦、留着长长的胡子,虽然看上去一副穷困潦倒的样子,可是眉宇之间却透露出一股无法掩饰的傲然正气。贺连胜立刻就意识到,此人绝非等闲之辈,他轻轻一摆手示意马富顺退下,指了指旁边的一把椅子对来人说:“请坐。”

来人不卑不亢地坐下说:“如果我没猜错的话,你就是贺家大院的第四代掌门人贺连胜贺老板吧?”

贺连胜亲自给来人倒上一杯茶说:“鄙人就是贺连胜。喝茶喝茶,外面冷,先喝杯茶暖暖身子吧。”

来人也不客气,他端起茶杯,喝了一口热茶,开门见山地说:“鄙人是阜新的刘一刀,冒昧来访,打扰了!”

贺连胜不由得大吃一惊:“你就是大名鼎鼎的玉雕大师刘一刀!?”

这个刘一刀可是辽西的名人啊,他出身玉雕世家,祖祖辈辈都是吃玉雕这碗饭的。阜新盛产玛瑙,玛瑙又被称作“琼玉”或“赤玉”,刘一刀就是全国赫赫有名的玛瑙雕刻大师,刘家先人的很多作品早年曾被清王室收藏。

贺连胜除了做生意外,唯一的爱好就是玉雕,而且爱得如醉如痴。现在,他所崇拜的玉雕大师就坐在面前,贺连胜连忙站起来,深深地施了一礼说:“不知大师来访,深有得罪,望大师见谅!”

刘一刀也不客气,他再次喝了一口茶水说:“我今天登门打扰,有一事相求,还望贺老板帮忙。”

贺连胜说:“大师千万不要客气,只要是我能办到的,您尽管开口,我贺某一定全力以赴。”

刘一刀说,刘家这些年家道中落,他的独生儿子勉强读完中学后,就想出国留学,可是此时的刘家已经穷得连学费都拿不出了,无奈只得变卖一件传家宝——血胆玛瑙杯。

刘一刀苦笑着说:“这年月不大太平,身上带着这么贵重的东西,为了掩人耳目,我只好就把自己打扮成这模样了!”

原来为了凑足宝贝儿子的留学费用,刘一刀想把这个血胆玛瑙杯拿到当铺当了。可是,这个血胆玛瑙杯是个无价之宝,凭他现在的家境,当铺不会相信他能拥有这么贵重的稀世珍宝,也就是说当铺会把这件宝物认定为赝品,他也就拿不到应得的钱,于是,就想到了贺连胜。

贺连胜问道:“这么说,你是让我陪你去当铺?”

刘一刀说:“我就是这个意思。以你贺家的家境,当铺绝对不会怀疑这个血胆玛瑙杯是赝品,我也能给儿子凑足学费。我把当票抵押给你,如果日后我能赎回这个传家宝,我们刘家世世代代都不忘你贺老板的大恩大德;如果我刘一刀永无出头之日,你就替我把它赎回来。这个血胆玛瑙杯落到你这个懂它爱它的人手里,我刘一刀死后也能瞑目了!”

玛瑙原石中有封闭的空洞,洞中含有天然的水或水溶液,称之为水胆玛瑙,属于玛瑙中的珍品,非常罕见。如果玛瑙的水胆中含有红色的铁离子,或水晶内腔壁呈现红色的石头,这种玛瑙就是珍品中的珍品血胆玛瑙,是无价之宝,自然界极其罕见。在血胆玛瑙中,能够雕刻成酒杯的,就更为罕见,因为在雕刻的过程中稍不留神,就有可能把天然形成的“胆”刻漏,水溶液流出后,玛瑙就变成一钱不值的石头疙瘩。贺连胜知道,在中国玉雕界,能够雕刻出血胆玛瑙杯的人,寥寥无几,刘一刀就是其中一个。血胆玛瑙杯材料稀有,且雕工又极其高超,自古以来就是珠宝界公认的无价之宝。

刘一刀把这么宝贵的东西托付给贺连胜,把贺连胜感动得热泪盈眶,他紧紧握住刘一刀的双手说:“我的好兄弟,你这么看得起我贺连胜,不管发生了什么事情,我都要替你保管好这件无价之宝!”

关于这个血胆玛瑙杯,贺连胜也只是听人说起过,真实物件他从来没见过。今天刘一刀送上门来了,他岂能错过这个机会?贺连胜说:“能不能让我一饱眼福?不怕你笑话,我活了五十多岁,还从来没见过这么贵重的国宝呢!”

刘一刀从腰里解下一个包裹,轻轻地放在桌子上说:“当然可以。东西我已经带来了,请贺兄过目。”

贺连胜小心翼翼地打开包裹,霎时间一个晶莹剔透、光芒四射的玛瑙杯呈现在面前。这个酒杯通体呈浅绿色,中间有一个橘红色的牡丹花型水胆,端起酒杯后,随着角度的变化,这朵牡丹花的花瓣也不停地变幻出各种形状,蒙眬中俨然一朵在微风中轻轻摆动的牡丹花!

贺连胜无比激动地说:“国宝,国宝啊!”

刘一刀叮嘱说:“贺老板,这件事只有天知、地知、你知、我知,千万不能让第三个人知道啊!惦记着这件无价之宝的人太多了!”

贺连胜说:“你就放心吧!”

贺连胜话音未落,突然窗外一个黑影嗖的一声一闪而过,贺连胜警惕地大喊一声:“谁?”

2. 人言可畏

贺连胜急忙跑出去一看,只见马富顺正在追赶一只大花猫,他一边追一边训斥着:“你这个嘴馋的东西,竟敢偷吃厨房的鱼!”

贺连胜这才松了一口气。

第二天,贺连胜就和刘一刀,带着那个血胆玛瑙杯,来到了诚信当铺。那年月北市场当铺很多,之所以选择诚信当铺,看重的就是这家当铺实力雄厚。这个血胆玛瑙杯,一般小门小户的当铺根本不敢收!诚信当铺的老板叫那三,人称那三爷,在北市场也是一个举足轻重的人物。

一见到贺连胜,那三立刻就非常夸张地瞪大了眼睛说:“哟嗬,我不会是看花眼了吧?贺老板,您怎么也到这种地方来啊?”

贺连胜笑着说:“怎么,那老板不欢迎我光临贵宝号?”

那三连连摆着手说:“哪里哪里!贺老板这样的大财东,我们请都请不来,哪里还敢不欢迎啊!只是,我们开当铺,赚的是穷人的钱,如果您贺老板都混得靠典当过日子了,我那三早就沿街乞讨了!”

那三这个人嘴皮子跟抹了油似的,你要是不拦着点,他能跟你白话两钟头。贺连胜不想跟那三多费口舌,他拿出那个血胆玛瑙杯说:“那老板,我生意上急需一大笔钱,一时流动资金有点紧张,想用这个血胆玛瑙杯,在贵宝号当两万块银元,不知那老板能不能帮这个忙?”

那三一看到这个血胆玛瑙杯,两只小眼睛当时就直了,他张大嘴巴半天才冒出一句话:“这……这……就是传说中的血胆玛瑙杯!?”

贺连胜说:“兵荒马乱的,两万块大洋可不是小数目。为了让那老板放心,我只好把祖传的宝贝拿出来了。”

刘一刀也在一旁帮腔说:“要不是生意上急等着用钱,我们老爷也不会把这么贵重的东西拿出来。”

那三这才看了刘一刀一眼,问道:“贺老板,你这个佣人我怎么有点眼生?是新来的?”

贺连胜说:“他是我老家一个远房亲戚,老家年头儿不好,到我这里混口饭吃。”

这些话,都是贺连胜跟刘一刀事先商量好的,目的就是尽量不引起那三的怀疑。

双方很快就谈妥了,这个血胆玛瑙杯当两万块大洋,当期一年,利息二分,一年之后连本带息一起还清,即可取回这件宝物,如果不能按期赎当,这件无价之宝就归诚信当铺了。

刘一刀带着银票回了阜新,当票却留在了贺连胜手里,因为都是事先说好的,贺连胜也没推辞。

转眼之间一年的时间眼看就要到了,可是,刘一刀却没来赎当,这一下,贺连胜可有点沉不住气了,他立刻派人到阜新去找刘一刀。派去的人很快就回来了,带回来的消息却让贺连胜大吃一惊:刘一刀全家人一年前就离开了阜新,没有人知道他们去了什么地方!

这就是说,那个血胆玛瑙杯,只能由贺连胜赎回了。到期那天,贺连胜拿着当票、赎金和利息,按时赎回了那个血胆玛瑙杯。贺连胜亲自把这件无价之宝藏在秘室里,就等着刘一刀来取了。

可是,贺连胜又等了整整一年,刘一刀还是没来!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,一条流言在沈阳街头巷尾传播开了:贺连胜乘人之危,用两万大洋买下刘一刀价值连城的血胆玛瑙杯。一时间,贺连胜的名声一落千丈,贺家的生意也受到了影响。贺连胜是个把名声看得比生命还要重的人,他岂能容忍别人把屎盆子往自己脑袋上扣?贺连胜先是在报纸上刊登声明,在声明中他简单扼要地把这件事的来龙去脉讲述一遍,然后又信誓旦旦地宣布,只要刘一刀出现,他立即把这个血胆玛瑙杯还给他,甚至连他所花费的两万四千块大洋也不要了。

俗话说越抹越黑。贺连胜的声明见报后,不但没把那些对他不利的舆论压下去,反而引来了又一轮新的人身攻击:有人公开在报纸上说,贺连胜也许知道刘一刀已经不在人世了,所以他才敢刊登这样的声明。更让贺连胜难以忍受的是,市面上竟然有这样一种传说:当年,贺连胜得到这只血胆玛瑙杯之后,就勾结土匪把刘一刀杀死在回阜新的路上了。

贺连胜病倒在床上,一连十几天,不吃也不喝,眼看着就要命归黄泉了。

夫人一封电报把在燕京大学读书的女儿贺东篱叫了回来。贺连胜没有儿子,他和夫人只生了一个女儿。贺东篱跪在奄奄一息的父亲床前说:“爸,你这是怎么了?我走的时候你还好好的,才几个月的时间,就病成这样了呢?”

贺连胜断断续续把事情的经过述说一遍,贺东篱突然出人意料地说:“刘一刀就在北平,只要他能来沈阳取回属于他的血胆玛瑙杯,谣言就不攻自破!”

女儿话音未落,贺连胜腾的一下坐了起来,他紧紧拉着女儿的手说:“我的好闺女,快说说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3. 祸从天降

贺东篱说:“刘一刀的儿子出国留学前,曾经在燕京大学进修,因为都是东北人,我们彼此之间来往比较密切。刘一刀送儿子出国那天,我们还一起吃过饭呢。”

这可真是山穷水尽疑无路,柳暗花明又一村,贺连胜万分激动地说:“你明天一早就回北平,一定要找到刘一刀,你告诉他血胆玛瑙杯的赎金和利息我一分钱也不用他还,只要他来沈阳,取走属于他的这个无价之宝,还我一个清白,我就感激不尽了!”

贺东篱说:“好,我明天就回北平找刘一刀。”

贺连胜好长时间没这样兴奋了,他吩咐佣人做了一顿可口的饭菜,十几天来他这是第一次想吃东西。

可是,贺连胜正在狼吞虎咽吃着夜宵的时候,突然,传来一阵激烈的枪炮声,震惊中外的“九一八事变”爆发了,这一天是1931年9月18日。

沈阳一夜之间被日本关东军占领,第二天,贺东篱就跟随着大批逃难的人们,登上了去北平的火车。

紧接着辽宁沦陷、整个东北沦陷、伪满洲国成立,沈阳更名为奉天、日本关东军特务机关长土肥原贤二出任伪奉天市市长……这一连串天翻地覆的变化,人们再也没有兴趣关心这场风波了,贺连胜也暂时不再为那件事烦恼了。

不过贺连胜仍然盼星星盼月亮,盼着刘一刀赶快来贺家大院取走那个血胆玛瑙杯,只有这样他那块心病才能彻底去根儿。谁知,贺连胜没盼来刘一刀,突然有一天,贺家在奉天的所有商号,都被日本宪兵队贴上了封条!

别人家的商号都照常营业,日本鬼子为什么单单不让贺家做买卖了呢?贺连胜百思不得其解,他找到了时任伪商会会长的那三,想通过那三打听点内部消息。

那三把贺连胜请进内宅,又把所有的窗户门都关上,这才压低了声音说:“贺老板,你这回可摊上大事了!”

贺连胜顿时一头雾水说:“那老板,你就别卖关子了,实话实说,日本鬼子为什么单单封了贺家的店铺?”

那三说:“实话告诉你吧,还是那个血胆玛瑙杯惹的祸!你听我从头跟你说……”

日本宪兵队长石原一郎在“九一八事变”那天晚上,是第一个带领日本兵冲进东北军驻地北大营的,他亲手杀害了十几个还在睡梦中的东北军军官和士兵。因为石原一郎跟发动“九一八事变”的主谋土肥原贤二面和心不和,自以为在这次军事行动中功劳最大的石原一郎,论功行赏的时候却只得到了宪兵队长这个职务,石原一郎的心理就很不平衡。石原一郎是个野心勃勃的家伙,他不甘心永远在土肥原贤二的控制之下,于是,就想巴结日本陆军部的高官,以便获得更快的升迁。石原一郎知道陆军部一名高官非常喜欢中国的文物,于是,就有一个汉奸向他推荐了贺连胜手中这个血胆玛瑙杯。

贺连胜说:“这个出卖我的汉奸是谁?”

那三长叹一口气说:“唉,家贼难防啊!你家原来那个佣人马富顺把你出卖了!”

贺连胜恍然大悟。刘一刀来贺家大院那天,马富顺一定偷听了他和刘一刀的谈话内容,被发现后又假装追赶大花猫,欺骗了贺连胜。

可是,这个马富顺一年前就辞工回了大连老家,他怎么又投靠日本人了呢?贺连胜百思不得其解,就连消息灵通的那三也一无所知。

那三说:“贺老板,你这一关可不好过啊!假如你把这个血胆玛瑙杯送给日本人,这顶汉奸帽子你就戴上了;你如果不把这件宝贝送给石原一郎,不但贺家的买卖做不成,恐怕你的小命也保不住了,石原一郎可是个杀人不眨眼的魔鬼啊!”

贺连胜大义凛然地说:“我贺连胜就是脑袋掉了,也不会把这件国宝送给小日本!”

回到贺家大院,贺连胜和夫人绞尽脑汁,也没想出保住这个血胆玛瑙杯的办法来。就在这时,马富顺头戴日本军帽、背着日本产的王八盒子,耀武扬威地来到了贺家大院:“ 贺老板,别来无恙啊!”

面对这个厚颜无耻的汉奸,贺连胜肺都要气炸了,就是买东西,也得先问问价呀,要东西还敢这么横!贺连胜腾地一下站起来,一把抓住马富顺的衣领,愤愤地骂道:“你这个狗仗人势的汉奸,不要欺人太甚!”

马富顺一把掏出王八盒子,指着贺连胜的脑门说:“姓贺的你把手松开,不然我就一枪毙了你!”

见此情景,贺夫人连忙拉丈夫的手说:“连胜,胳膊拧不过大腿,不就是一个血胆玛瑙杯嘛,既然石原队长喜欢,那就送给他呗!”

马富顺立刻就坡下驴,他收起王八盒子说:“贺老板,我劝你识相点,听夫人的话,老老实实把这个血胆玛瑙杯送给石原太君,不然没你的好果子吃!”

贺夫人接着说:“马富顺,你也知道,我们家连胜是个要脸面的人,如果大张旗鼓地把价值连城的宝贝送给日本人,那些有良心的中国人,吐口唾沫也能把他给淹死了!这么着吧,今天晚上你让石原太君换上便衣,天黑之后悄悄来贺家大院,人不知鬼不觉地把血胆玛瑙杯取走,你看这样好不好?”

没想到事情这么快就有了转机,马富顺立刻眉开眼笑地说:“好好好,就按夫人说的办!”

马富顺走后,贺连胜万分惊讶地说:“难道你真的要把这件无价之宝送给日本鬼子?”

4.血债血偿

贺夫人眼含热泪说:“我要给我的两个弟弟报仇!”

贺夫人叫戚雅娟,是大名鼎鼎抗倭明将戚继光的后裔,家里至今供奉着戚大将军的画像。贺夫人两个弟弟都是东北军驻扎在北大营的军官,大弟弟是团长、小弟弟是营长。“九一八事变”的当天晚上,两人都在睡梦中被日本关东军的炮弹炸死了……

贺连胜说:“我何尝不想杀了这个双手沾满中国人鲜血的小鬼子,可是,我们没有这个能力啊!”

贺夫人附在丈夫耳边低声说:“我们这样……”

当天晚上,马富顺和石原一郎就化装成两个中国商人,神不知鬼不觉地到贺家大院取走了那个血胆玛瑙杯。第二天,贺家所有的商号又正常营业了,这些事都是秘密进行的,外界一点消息都不知道。

谁知,几天后,奉天市突然发生了一件惊天大案:石原一郎在戒备森严的日本宪兵队,不知被什么人用烈性毒药毒死了!警察局的中日两方办案人员,只在现场发现了一个雕刻精致的玛瑙酒杯,别的什么线索也没找到。日本特务机关确定问题一定出在这个玛瑙酒杯上,经过化验果然在酒杯里发现了残留的烈性毒药。狡猾的土肥原贤二顺藤摸瓜,马富顺就进入了日本特务的视线,因为只有他向石原一郎推荐过血胆玛瑙杯。

一番严刑拷打,马富顺彻底交代了他和石原一郎如何逼迫贺连胜夫妇,交出血胆玛瑙杯的全过程。日本宪兵立刻包围了贺家大院,谁知,贺连胜夫妇二人几天前就走了,谁也不知道他们去了什么地方。为了向上峰交差,土肥原贤二只好拿马富顺当替罪羊,一枪结束了这个铁杆汉奸的狗命。

这个惊天大案渐渐也就被人们遗忘了,只有一个人始终觉得这件事非常蹊跷,这个人就是那三。那三始终不相信贺连胜会把血胆玛瑙杯送给石原一郎,这里面一定隐藏着一个天大的秘密。那三通过一个在警察局工作的朋友,设法搞到了一张毒死石原一郎的那个玛瑙酒杯的照片。他一看到照片,顿时就惊出一身冷汗:这根本就不是那个价值连城的血胆玛瑙杯!

再说贺连胜夫妇,当天就把所有的产业交给管家负责,二人连夜秘密离开奉天,去北平投奔女儿贺东篱。贺东篱燕京大学毕业后,留校当了一名助教。谁知,当贺连胜夫妇俩风尘仆仆来到燕京大学的时候,贺东篱几天前就跟几名进步青年学生一起,去东北投奔了黄显生将军领导的抗日义勇军。

贺家在北平也有好几家商号,还有几处宅子。生活稍稍安顿下来,贺连胜就四处打听刘一刀的消息,可是,他几乎跑遍了整个北平城,也没找到这位玉雕大师的踪影。

一天,贺连胜再次出门寻找刘一刀的时候,突然出乎意料地遇到了那三。那三因为得罪了日本商人,商会会长当不成,就来到北平谋生。他乡遇故知,两人都非常兴奋,贺连胜把那三领回家中,贺夫人亲手做了几个小菜,二人边吃边谈。

一杯酒下肚,那三就说:“贺兄,你可要多加小心,北平也不安全啊!”

贺连胜不禁一愣,问道:“你是不是听到什么风声了?”

那三压低声音说:“我得到确凿消息,关于石原一郎的死,日本特务头子土肥原贤二已经怀疑到你头上了!”

当初对石原一郎被毒杀一案持怀疑态度的还有一个人,他就是时任奉天市市长的日本特务头子土肥原贤二。土肥原贤二心里明镜似的,杀死石原一郎的真正凶手是贺连胜,马富顺只不过是个替死鬼。那年月在中国潜伏着一个庞大的日本特务组织,土肥原贤二给潜伏在中国的所有日本特务组织发了通电:一定要找到贺连胜和那个血胆玛瑙杯,给石原一郎报仇。

那三说:“贺老板,你是怎么杀死石原一郎这个小鬼子的?”

贺连胜说:“你是知道的,我也非常喜欢玉雕。几年前我意外得到了一块血胆玛瑙,就想雕刻一个梦寐以求的血胆玛瑙杯。因为我的雕功不精,就在接近完工的时候,一不留神把‘血胆’刻破了。这次石原一郎逼我交出刘一刀的血胆玛瑙杯,我被逼得走投无路时,夫人给我出了个主意,她让我在这个杯子的‘血胆’中注入烈性毒药,然后再用无色的蜂蜡把雕破的地方封住……”

石原一郎近水楼台先得月,得到这个杯子后,自己先享用一次,没想到自己倒入杯中的酒溶化了蜂蜡,流出的烈性毒药,就神不知鬼不觉地把这个杀人不眨眼的小鬼子毒死了!

那三十分钦佩地说:“嫂夫人不愧是巾帼英豪,这么周密的方法,我们男人都想不出来啊!不过,土肥原贤二狡猾得很,他迟早会找到你们的,我劝二位还是多加小心。”

5. 完璧归赵

为了避免日本特务的追杀,也是为了血胆玛瑙杯的安全,贺连胜和那三分手之后,立刻就带着夫人在一个不起眼的小胡同里,租了一个小院,隐姓埋名暂时住了下来。

贺连胜仍然没放弃寻找刘一刀,他时不时地一有机会就向人打听这位玉雕大师的下落。这天,贺连胜正要出门继续寻找刘一刀,突然一个二十五六岁的青年男子走进了贺连胜家。

贺连胜问:“你找谁?”

来人上下打量着贺连胜,操着浓重的东北口音说:“我找贺连胜贺大爷。”

贺连胜说:“我就是贺连胜,请问你是谁?”

来人非常激动地握着贺连胜的双手说:“我是刘一刀的儿子,我叫刘鹏举。我是来取那个血胆玛瑙杯的。”

说着,刘鹏举拿出一张他和几个同学跟贺东篱在一起的合影说:“贺大爷,这是当年我跟东篱在一起的照片。”

这张照片贺连胜家中也有一张,他把照片和来人对照之后,确信面前这个年轻人就是刘一刀的儿子。

这可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,得来全不费工夫,没想到刘一刀的儿子找上门来了!贺连胜非常兴奋,他连忙把刘鹏举让进屋里,亲自给他倒上一杯茶,说:“可把你们刘家的人盼来了!你是从哪里来啊?你父亲可好?他怎么没亲自来啊?”

刘鹏举喝了一口茶说,他父亲刘一刀一年前就去世了。东北沦陷后,他和母亲在阜新生活不下去了,就跟很多失去家园的东北人一样来到了关内。

刘鹏举眼含热泪说:“在北平人生地不熟,母亲年老多病,我回国后又没有一个正式工作,靠打零工赚几个辛苦钱,母子二人勉强活命……家父生前对我说起过这个血胆玛瑙杯的事,我从一个东北老乡那里听说你来北平了,就一路打听着找到了这里。”

说着说着,刘鹏举就泣不成声了。贺连胜安慰说:“孩子,你别难过了,这个血胆玛瑙杯足够你们母子二人吃一辈子的了!”

刘鹏举哭着说:“贺大爷,家父说当初你为了赎回这个血胆玛瑙杯,曾经垫付了两万四千块银元的赎金和利息。不怕你笑话,我家现在穷得都揭不开锅了,拿不出这么大一笔钱,你能不能先把这个宝贝还给我,等我把这件宝贝卖了,再把钱还给你好么?”

贺连胜连连摆手说:“虽然是兵荒马乱的,可我贺家也不在乎这两万四千块钱。赎金和利息我都不要了,只要这件宝物能完璧归赵,还我贺连胜一个清白就可以了!”

刘鹏举越发感激不尽,他扑通跪在贺连胜面前,咚咚咚连磕三个响头说:“贺大爷,你真是我们刘家的救命恩人啊!”

刘鹏举拿走了那个血胆玛瑙杯后,贺连胜的心里一下子感到轻松了许多,几年来压在心头的那块大石头终于拿走了。贺连胜带上夫人戚雅娟,他要到全聚德美美地吃一顿烤鸭,好好庆祝一番。

贺连胜和夫人刚要出门,突然传来了咚咚的敲门声。贺连胜打开院门,眼前的情景差点没把他吓死,来人竟然就是刘一刀!

贺连胜张着大嘴,半天憋出一句话:“你……你……是人还是鬼?”

贺东篱从刘一刀身后走过来说:“爸,你这是怎么了?这就是你朝思暮想的刘一刀刘叔叔啊!”

贺连胜仍然不相信地说:“你儿子说你一年前就去世了,这……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?”

刘一刀万分惊讶地说:“你见到我儿子了?赶快告诉我他什么时候回国的?我三年多没收到他的信了!”

贺连胜顿时就明白了,刚才那个刘鹏举肯定是冒牌货,那个价值连城的血胆玛瑙杯被他骗走了!

回到屋里,贺东篱拿出照片一眼就认出来了,那个自称是刘鹏举的人叫郭子富,几年前跟贺东篱、刘鹏举都是燕京大学的学生。贺东篱指着照片上另外一个男同学说:“他才是刘鹏举呢!郭子富‘九一八事变’后就投靠日本关东军,成了一名汉奸,现在是奉天市日伪政府的高级秘书!”

联想到那三所说的话,贺连胜恍然大悟,这个郭子富就是土肥原贤二派来骗取血胆玛瑙杯的人。此时此刻,贺连胜肠子都悔青了,由于自己不小心,价值连城的国宝落入了日本鬼子手中,这简直就是犯罪啊!更让贺连胜难过的是,刘一刀和女儿贺东篱都参加了黄显生将军领导的抗日义勇军,他们两个这次就是来取那个血胆玛瑙杯,为抗日义勇军筹集经费的。

贺连胜捶胸顿足地说:“刘老板,我有眼无珠……我对不起你啊!”

一直在一旁没说话的贺夫人戚雅娟突然问道:“东篱,你说那个郭子富现在是奉天市政府的人?”

贺东篱说:“是啊,‘九一八事变’后郭子富就投靠了关东军特务头子土肥原贤二,一直住在奉天。”

戚雅娟看看墙上的挂钟说:“郭子富得到血胆玛瑙杯之后,一定会赶回奉天,向他的主子土肥原贤二邀功。今天晚上已经没有回奉天的火车了,这就是说朱子富最快也得明天上午离开北平。我们只要能把郭子富留在北平,然后再报告警察局,就说贺家的血胆玛瑙杯被贼人偷了,警察局得到报案后,必然在北平城搜捕郭子富,血胆玛瑙杯就能失而复得。”

刘一刀说:“嫂夫人这个主意是不错。可是,万一郭子富神不知鬼不觉地离开了北平,我们岂不是干瞪眼!”

戚雅娟淡然一笑说:“我有办法让郭子富不敢离开北平!”

第二天一大早,北平街头的报童就满大街举着报纸高声吆喝着:“号外,号外!关东首富贺连胜公开拍卖国宝血胆玛瑙杯!号外,号外……”

当然,这一切都是贺夫人通过在报社的一个老同学精心安排的,那年月的报纸,只要花了钱,什么消息都能刊登。

郭子富身上带着血胆玛瑙杯,正匆匆赶往火车站,一路上心里美滋滋地想着土肥原贤二能给他多少奖金?他能官升几级?突然被报童的吆喝声吓了个半死!他轻而易举得到的那个血胆玛瑙杯是假的!郭子富暗自庆幸,多亏还没离开北平,这要是把一个假血胆玛瑙杯带回奉天,土肥原贤二还不得一枪把我毙了!

火车站是不能去了,郭子富连忙买了一张报纸,调头就回旅馆,他要留下来设法搞到那个“真的”血胆玛瑙杯,好向他的日本主子交差啊。

郭子富返回旅馆后,一杯茶水还没喝完,就被赶来的警察带走了。那个真正的血胆玛瑙杯完好无损地回到了贺连胜手中,贺连胜当即就把这个无价之宝还给了刘一刀。

刘一刀把血胆玛瑙杯卖给了一个酷爱古董的山西富商,黄显生将军的抗日义勇军得到了一笔不菲的经费。

七七“卢沟桥事变”后,北平也被日本鬼子占领了,郭子富觉得终于盼到了出头之日,就等着土肥原贤二能放他出狱呢!然而,郭子富做梦也没想到,土肥原贤二竟然不问青红皂白,一句话就把这个死心塌地为他卖命的狗汉奸枪毙了。

(责编/邓亦敏 插图/陈伟中)如您发现有部分资讯内容不显示,请直接复制链接选择浏览器打开,不要使用微信打开。